?查看更多

斐士營銷策劃

PHILMARKETING

IMCGROUP

有重要客戶進來咨詢

演藝大世界?中國大戲院2019國際戲劇邀請展隆重發布

 

發布會上,中國國家話劇院副院長、中國大戲院藝術總監田沁鑫導演全面介紹了2019年國際戲劇邀請展邀約劇目,來自英國、德國、法國、智利、美國及中國等國家和地區的16部作品,包括法國紅帽子劇團的話劇《禿頭歌女》、德國漢堡塔利亞劇院的話劇《奧德賽》、英國巡回劇團的話劇《奧賽羅》、英國霓海劇團的音樂戲劇《手提箱里的死狗》、美國“荷馬的外套”劇團的戲劇《伊利亞特》、智利魔幻電影戲劇團的多媒體戲劇《電影女孩》、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與上海戲劇學院聯合制作的話劇《威尼斯商人》、吳興國當代傳奇劇場的京劇《等待果陀》、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導演何念執導的話劇《原野》、田沁鑫任總導演的戲劇作品《紅白玫瑰》等等,將亮相今年的邀請展。其中7部國際劇目中6部為中國首演,4部為亞洲首演,1部為全球首演。微信圖片_20190327115849

○ 田沁鑫導演

中國大戲院2019年國際戲劇邀請展作品涵括話劇、音樂劇、多媒體戲劇、實驗戲曲等多個門類,既有世界名團名導名作,又有國內青年導演作品,多數由包括小說、劇作等在內的經典文本而來,與國際劇壇致敬與解構經典的趨勢形成呼應,既體現中國大戲院放眼全球的國際視野,又道出中國大戲院始終把扶持新人新作創新戲曲視為己任,以便更好地對中國傳統戲曲薪火傳承、推陳出新,同時鼓勵更多優秀的戲劇原創力量出現,為原創戲劇人提供更多藝術實踐的機會。

 

中國大戲院是全國僅有的兩座以“中國”命名的老劇場,原名“三星舞臺”,于1930年建成開業。2012年10月,黃浦區政府明確中國大戲院修繕改造工程為區委、區政府當年重點工作和區十大重點文化項目之一。歷經6年匠心打磨,2018年5月,“修舊如初”的中國大戲院正式重新開業。微信圖片_20190327115857

○ 中國大戲院內場

 

在開業之初,中國大戲院就定位每年將著力打造三個演出季即“中國大戲院國際戲劇邀請展”、“中國大戲院新人新劇邀請展”、“中國大戲院創新戲曲邀請展”品牌,使中國大戲院成為名團名劇的中國首演地,成為網羅新人新作的基地,成為創新戲曲的孵化地,最終形成既有劇場演出又有作品出品的特色劇場,為中國大戲院在演藝市場樹立自己的品牌形象。

在當天發布會上,由中國大戲院參與投資制作,上海戲劇學院青年話劇團排演的《紅白玫瑰》主創團隊也集體亮相,預祝2019國際戲劇邀請展圓滿成功。微信圖片_20190327115906

○ 主創團隊集體亮相

此外,為貫徹落實市委、市政府打響“上海文化”品牌的總體部署,把人民廣場地區打造成最具上海文化標識、最有國際影響的演藝集聚區,上海大光明文化集團與上海文廣演藝集團在發布會上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宣布本著“資源共享、優勢互補”原則,未來將在劇目制作、人才培養、項目合作等領域進行合作,共同推進“演藝大世界”部分重點項目的落實落地。微信圖片_20190327115923

○ 戰略合作簽約儀式

最后,中共黃浦區委常委、區政府副區長陳卓夫先生,國家話劇院副院長、中國大戲院藝術總監田沁鑫導演,中共黃浦區委宣傳部副部長文明辦主任曹小敏女士,黃浦區文旅局黨組書記、局長許艷卿女士,上海新世界集團總裁陳湧先生,上海文廣演藝集團副總裁喻榮軍先生等領導嘉賓一起共同為中國大戲院參與投資制作的劇目《紅白玫瑰》點亮“定檔”儀式。微信圖片_20190327115930微信圖片_20190327115937

 

○ 《紅白玫瑰》劇目定檔儀式

國際劇目:多數作品亞洲首演,呼應世界戲劇浪潮

當下的世界劇壇,致敬和解構經典成為浪潮。2019國際戲劇邀請展的國際劇目,呼應這一潮流。并且,《禿頭歌女》、《奧賽羅》、《電影女孩》均為亞洲首演,《伊利亞特》、《手提箱里的死狗》為中國首演。

像去年的開幕大戲《雪,覆蓋下的真相》一樣,將于6月率先亮相的開幕大戲《禿頭歌女》,也是一部法國戲劇,由法國紅帽子劇團帶來。作為20世紀后半葉較為重要的劇作代表,被譽為荒誕派戲劇鼻祖之一的尤涅斯庫的《禿頭歌女》里既無禿頭歌女,也無非禿頭歌女,甚至根本就沒有歌女。這場徹頭徹尾的荒謬“戲弄”卻風靡了世界幾十年之久,時至今日劇中顛三倒四的對話、支離破碎的情景仍然迷惑著每一位勇于挑戰的觀眾。但在尤涅斯庫眼中,他的處女作《禿頭歌女》既是“關于喜劇的喜劇”,又是“語言悲劇”。紅帽子劇團版《禿頭歌女》,以獨特視角在滑稽和無聊之間折射出現實的荒謬、人生的痛苦,借助中產階級的生活縮影,用戲劇的荒誕對抗現實的荒誕。

微信圖片_20190327115945

 

6月上演的《奧德賽》,是德國“年度劇院”漢堡塔利亞劇院的最新呈現,更是一部德語戲劇的最新佳作。作為吳氏策劃運作的2019“柏林戲劇節在中國”項目之一,該劇于當代語境重構“荷馬史詩”之一《奧德賽》,將其請下神壇。導演安圖·努涅斯以奧德修斯兩個孩子的漂泊為切入,通過將流行文化與想象融合的方式,構建兩兄弟之間的戲劇情節,以他們的視角全新闡釋希臘神話中最杰出的人。聞所未聞的語言體系、大膽激烈的表演,以及舞臺上的鏈鋸、松鼠、棺木等,鑄成一部野蠻有趣的突破之作,更使得這版《奧德賽》以扎根于歷史作品的警覺和反思,勾連當下洞察社會與人性的永恒話題。

7月演出的《奧賽羅》,由英國巡回劇團藝術總監理查德·泰曼執導。該劇舞臺簡潔而不失現代感,無論是一根根白熾燈管,還是帶有emoji符號表情的氣球,都將莎士比亞筆端驚心動魄的“情殺”以現代風格淋漓盡致的展現。400年前的故事,不僅描繪偏見與謊言是如何唆使一位將軍,親手毀滅自己的生活,更以種族作為全新主題,重新向當代觀眾傳遞信息。愛情與嫉妒、欲望與背叛、宗教與辯論、刺痛與幽默,精妙融合在舞臺之上。這版《奧賽羅》自2017年首演以來,已在英國各地巡演多場,備受好評與推薦。微信圖片_20190327115951

音樂戲劇《手提箱里的死狗》,由英國霓海劇團帶來,改編自詩人兼劇作家約翰·蓋伊經典諷刺劇作《乞丐歌劇》。該劇用飛揚的想象力甚至有些古怪的方式,解構了百年前諷刺資本社會不公與腐敗的故事,全劇充斥幽默、巧妙和怪異。霓海劇團的演員們出色的肢體表現力,加以多種當代音樂風格,從懷舊的民謠到振奮的說唱、搖滾,配合奇特的木偶演繹,雜糅一體,極具戲劇張力。用框架、滑梯區隔的舞臺空間,讓舞臺既可以在瞬間隨著演員遷換情境,又能成為演員的道具,將屏息以待的觀眾吸引進一個魔幻的虛擬世界。微信圖片_20190327115958

 8月亮相的《伊利亞特》,由美國“荷馬的外套”劇團帶來,也是曾在美劇《傲骨賢妻》、《美國恐怖故事》等中有過出色表演的超級明星丹尼斯·歐哈拉的中國首秀。該劇取材自另一部“荷馬史詩”,通過一個迷人而孤獨的說書人,將古老的英雄故事推至今天。由他或娓娓道來或慷慨激昂的講述,光禿禿的舞臺頃刻化為激烈的戰場,神明、英雄和帝國為了追求復仇和榮耀展開戰斗。但那些被再度提及的希臘諸神和人類英雄,也讓觀眾看到戰爭的殘忍與荒謬。貼近觀眾的講述形式,使得西方文學中最古老的作品變得淺顯易懂,更讓它與時下風云變幻的世界產生共振,充滿引人入勝的魅力。微信圖片_20190327120014

9月上演的《電影女孩》,是享譽國際的智利魔幻電影戲劇團首部訪華作品。演員在魔幻的動畫場景里演戲,有如活在電影里,視覺效果魔幻震撼。智利魔幻電影戲劇團致力于以多媒體投影劇場說故事,創辦人兼導演胡安·卡洛斯·查吉爾曾表示,“透過影像和投影的輔助,舞臺空間的切換也更為自由、不受限制。”根據智利作家萊特列爾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女孩》亦是如此。礦區小鎮女孩通過“重述電影”的方式,為無法觀看電影的礦工和家屬們編織出一個個令人忘卻現實的魔幻時刻。她常常化身為電影里的角色,將自己置身于浪漫、冒險、英雄主義等等的情境,重現銀幕上的喜怒哀樂,即興表演甚至比原本的情節還要精彩。然而誠如電影一般,夢幻之外的人們,卻被現實生活步步緊逼推至絕境。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擬于10月國慶期間演出的話劇《威尼斯商人》,是由演繹莎劇最為權威的劇團之一——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與上海戲劇學院的聯合制作的劇目,此次演出也是該劇的全球首演。皇家莎士比亞劇團將攜全英制作班底抵滬,奧利弗獎最佳導演大衛·扎克(David Thacker)將重新演繹莎士比亞四大喜劇之一,勢必燃爆滬上。

 

中國劇目:經典文本當代演繹,青年原創不甘示弱

緊隨國際戲劇趨勢,2019國際戲劇邀請展上演的中國劇目,多數也是取材自經典文本,并且不限于小說、劇作,還包括民間傳奇故事。之外,不乏青年導演的原創作品。

6月演出的音樂會《紅樓夢音樂傳奇》,是蔡東鏵·MRC跨界樂團負責人,指揮家兼戲劇導演蔡東鏵的“樂劇”作品。音樂會以曹雪芹為主人公淺吟低唱引入17首詩詞曲調,通過一場夢、一個園、一塊玉、一炷香、一盞茶、一本書、一段情、一首曲,打造出一場立體的《紅樓夢》戲曲音樂會,堪稱音樂和文學的珠聯璧合之作,于管弦絲竹中傾訴300年的愛恨凄情遺夢。與這部作品形成呼應,蔡東鏵另一部音樂會《牡丹亭音樂傳奇》,將在10月上演,這部作品將讓觀眾聆聽杜麗娘與巴赫的對話。

7月亮相的話劇《五脊六獸》,由中國煤礦文工團話劇團制作,青年導演楊浥堃編劇、導演。該劇以輕快、靈動的風格,詼諧幽默的手法,借一對父子江南行購買“冥途路引”的故事,探討中國傳統文化中關于生死的奇特見解。孝心人倫,借古喻今,略帶憂傷的調皮氣質,中西結合后奇詭的音樂體驗,都讓這部小戲新意倍出。微信圖片_20190327120027

8月上演的《等待果陀》,由中國臺灣藝術家吳興國掛帥的當代傳奇劇場帶來。2004年推出《暴風雨》之后,吳興國帶領當代傳奇劇場將精致、講究的京劇藝術與荒誕劇作共冶一爐,與一般觀眾概念中的京劇作出區分。當英國國家劇院千禧年票選“二十世紀最富影響力劇作”第一名的《等待戈多》變為《等待果陀》,當西方最難改編的荒誕派劇目和東方的京腔京韻碰撞,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貝克特的語言轉化為戲曲的唱念做打,空空的舞臺載歌載舞上演著極限的追逐與等待,確是開始了一場對生命的嬉笑怒罵又發人深省的關懷。《等待果陀》堪稱當代傳奇劇場近些年最貼近現代人的作品,直擊生命本質,在生命中突破重圍,尋找存在的價值。微信圖片_20190327120043

 

8月演出的音樂劇《信》,改編自日本暢銷懸疑作家東野圭吾同名小說,由繆時音樂劇制作出品。該劇深入到罪犯家屬心靈,跳出類型、流派的格局限制,將犯罪、成長、社會的多重主題一同詮釋。

 

9月登臺的話劇《爸爸的床》,由椎·劇場出品,德國導演馬丁·恩格執導,荷蘭編劇瑪格內·范·登·博格編劇,中國著名演員王學圻領銜主演,是一部中外藝術家聯手打造的作品。劇中父女透過一條電話線,將兩人都難以言說的傷痛、隱秘的情感,清晰而深刻的解剖在觀眾面前。該劇荷蘭版本曾被荷蘭《誠報》譽為“扎心又美妙,非常真實的一部戲,是一場最深層的情感體驗。”微信圖片_20190327120052

 

同樣9月演出的昆曲《玉簪記》,由上海昆劇院和郎園聯合制作,改編自明代劇作家高濂的同名傳奇劇本。該劇講述書生潘必正寄居姑母所在的女貞觀中時,與道姑陳妙常幾經波折因一紙詩文兩情相悅,卻被姑母阻撓。

 

9月亮相的另一部作品話劇《原野》,改編自曹禺經典同名劇作,由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制作,何念導演。曹禺原作通過一次復仇的命運悲劇,深刻地展示出“人生困境”和對神秘宇宙的哲學思考。何念運用獨具個性的敘事方式大膽呈現,極具啟示意味。

 

此外,中國大戲院參與投資制作、田沁鑫任總導演、匯聚上海戲劇學院全青年主創演員班底的《紅白玫瑰》,也將于7月亮相2019國際戲劇邀請展。2007年,田沁鑫導演曾將張愛玲著名小說之一《紅玫瑰與白玫瑰》改編成同名話劇,并在之后推出兩個版本,一個是大劇場的“民國版”,一個是小劇場的“時尚版”。話劇《紅白玫瑰》脫胎于兩個版本之精華,更加新時代,更加引領潮流。該劇將把原著民國“都市男性”轉換為當代“都市女生”,以創新形式關注當下社會生活、熱點話題,舞臺視覺、整體設計、演員著裝都將追求時尚質感。其中女主角會由兩名演員共同飾演,宛如雙生姊妹靚麗十足。

 

瀏覽量:0

相關閱讀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色字当头